打造東莞制造2.0強化版

作者: admin 2016-09-20 09:03 來源:東莞經濟 東莞制造 2.0強化版

通過在全球范圍內優化資源配置,強化提升成本控制能力和品牌推廣能力,傳統的要素驅動型產業仍然可以保持原有的競爭優勢,順利進入轉型升級與創新發展的第二春。

東莞經濟網訊  2015年登陸新三板后,廣東省葫蘆堡科技文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林創舉在主導企業轉型和創新方面動作頻頻。結合運用高科技,在產品中融入動漫元素,這家專注于做兒童家具的企業瞄準二胎市場,開發出了一款“二胎神器”嬰兒床,市場前景一片看好。從接手之初年虧損兩百多萬,到如今登陸新三板,估值數億,葫蘆堡算得上是東莞家具制造行業的明星企業。


葫蘆堡是東莞傳統制造業轉型升級的一個縮影,也是企業主動適應市場需求變化和經濟發展環境轉變的一個生動案例。


完成了技術、人才、資金、產業基礎和市場基礎的積累,除了在本土推進提質增效計劃,通過在全球范圍內優化資源配置,強化提升成本控制能力和品牌推廣能力,傳統的要素驅動型產業仍然可以保持原有的競爭優勢,順利進入轉型升級與創新發展的第二春。


而隨著以全球化為導向的傳統產業集群化、精品化、品牌化發展路線逐步延伸,土地、人力和能源等生產要素集約化利用,將為發展總部經濟創造條件。


產業轉移換取戰略發展空間


有人說,中國經濟已經告別了人口紅利所帶來的高速增長期。誠然,隨著要素成本不斷上升,以傳統要素驅動型產業起家的東莞,近年來面臨的內外部挑戰日益增多。值得慶幸的是,東莞經濟以民營經濟為主,擁有較強的應變能力、發展活力和創新動能,能夠快速應對經濟環境的變化和市場需求的轉變。


近年來,企業的綜合發展成本已逐步上升至歷史高位。據統計,2015年,企業的主營業務成本與主營收入比達到85.68%,呈連年上升的態勢。與其他經濟體相比,我國制造業的成本優勢明顯下降。


有資料顯示,2014年國內制造業成本相當于美國的95.5%,高于印度、墨西哥、越南等新興發展中國家。此外,工業品出廠價格(PPI)連續下降,但企業成本指數卻在上升,對企業利潤形成兩頭擠壓,大大降低了中國制造的國際競爭優勢。


面對發達國家制造業再回歸計劃和新興發展中國家的正面挑戰,包括東莞制造在內的中國制造要繼續保持競爭優勢,首先面臨的問題就是降成本。


對于一些系統性的成本上升問題,大部分企業特別是中小型民營企業往往只能被動接受。在現有條件下,順應新一輪全球產業轉移的趨勢,尋求在更廣泛的范圍內整合資源,提升企業降成本的選擇空間,是企業降成本、保優勢的必然選擇。在這方面,東莞部分企業已實現了率先走出去的目標。


作為中非經濟合作的標桿企業,東莞華堅集團順應經濟全球化發展趨勢,尊重市場經濟條件下全球產業鏈自然分工規則,率先在非洲國家埃塞俄比亞投資設廠,成為向非洲轉移的首批東莞民營企業之一。


在主動走出去的同時,華堅集團還帶動其他莞企抱團走出去。2015年5月份,由華堅集團在埃塞爾比亞投資的華堅國際輕工業園正式奠基。據了解,該工業園是東莞企業在非常非洲投資的最大的項目之一,占地面積126公頃,總投資達32億元人民幣,將于2020年建成。2015年下半年,華堅集團與16家進駐華堅國際輕工業園的莞企簽署了合作意向書。


華堅集團的全球化戰略是莞企全球化布局的一個縮影。全球產業鏈分工是經濟發展的客觀規律,但實體經濟特別是制造業是國民經濟穩定的基礎,繼續保持傳統制造業的競爭優勢,利用全球資源、勞動力和市場,強化東莞制造乃至中國制造的地位和競爭力,是保持經濟平穩快速發展的重要支撐。


如今發達國家紛紛出臺各種制造業回歸計劃,這是中國制造需要汲取的教訓。抓住新一輪全球產業轉移的機遇,在全球范圍內拓展產業發展的戰略空間,繼續保持傳統制造業的競爭優勢,是莞企“走出去”戰略的主線之一。


全球化布局實現差異化發展


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上半年,我國貿易結構進一步優化,一般貿易出口占出口總額的55.7%,提高1.3個百分點,同時對部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出口增長較快,上半年對巴基斯坦、俄羅斯、孟加拉國和印度出口分別增長22.5%、16.6%、9.0%和7.8%。可見,在將生產加工環節轉移到生產成本相對較低的國家或地區的同時,大力拓展新興國家市場,是企業消化過剩產能,實現差異化發展的重要發力點。


東莞市力鑫包裝機械廠創始人之一孫百軍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目前國內市場發展較為成熟,競爭格局趨于穩定,同質化競爭明顯,中小型企業難以在短時間內依靠傳統發展模式撼動龍頭企業的主導地位。


而印度及東南亞新興工業國家正處于工業化快速發展階段,大量制造企業對工業零配件的需求量急劇增加。參照以往發達國家制造企業對外擴張的路線,東莞五金企業可以發揮技術成熟、產業配套完善和價格相對低廉的優勢,積極開拓新興工業國家市場。


據孫百軍了解,目前東南亞國家工業基礎相對薄弱、產業配套相對較為落后,大量機械五金部件需要從國外進口,而且當地多數企業主要看重的是產品的價格。因此,莞企可以找準切入點,積極開拓新興國家市場,挖掘“一帶一路”上工業化發展速度較快的國家和地區的市場潛力,拓展企業的發展空間。


葫蘆堡是莞企走出去的典型案例之一。通過在產品中充分融入動漫元素,葫蘆堡自2011年以來,每年參加在東莞舉行的漫博會,并在展會上斬獲不少中東國家客商的訂單,是近年漫博會上的明星企業。2015年登陸新三板后,葫蘆堡研發的“二胎神器”嬰兒床在德國發布,其全球化布局的步伐正逐步加快。


據了解,這款售價上萬元的胎嬰床,還沒上市斬獲國內外市場數千萬元訂單。在其他傳統家具制造業仍在轉型升級的泥潭中苦苦掙扎之時,葫蘆堡通過跨界融合創新和國際化布局實現了從傳統家具制造企業向創新型科技文化企業的華麗轉身。


慕思寢室用品有限公司是莞企國際化布局,實現差異化發展的又一標桿性企業。導入全球先進技術、優秀人才和優質資源,提升產品技術含量、設計能力和品質水平,生產切合消費者文化認知的健康睡眠系統,建立全球化的營銷體系,提升品牌價值,慕思形成了強大的產品力、品牌力和服務力。當大多數制造企業還習慣于被整合的時候,慕思早已完成了角色轉換,在全球整合優質資源,開拓國際市場,做全球性的行業領導型企業。


政府搭臺、企業主導、社會參與


單個企業的力量是微弱的,企業抱團才能形成合力,企業間協同發展才能推動產業轉型升級和城市創新發展。知名金融信托專家、經濟學家孫飛認為,面對新一輪產業轉移,莞企可以聯合走出去。


華堅集團在埃塞俄比亞建設國際輕工業園是在中埃兩國政府共同推動下落實的合作項目的。然而,東莞經濟主體為數量眾多的中小企業,走出去缺乏話語權和談判基礎。


為避免中小企業盲目、慌亂地走出去,未來需要發揮政府在對外談判方面的公信力和對稱性,爭取與其他國家或地區的談判方擁有同等的合作地位,為企業爭取更多有利的合作條件,提高基礎設施保障水平,并為合作戰略具體落地提供官方背書。


參照國際經驗,東莞可以在現有基礎上,參照新加坡淡馬錫模式,由政府建立種子基金,吸引社會資本積極投入,引導不同行業、不同領域的企業分批次、有秩序地轉移出去。


工業4.0時代,發達國家紛紛強調制造業回歸,東莞作為制造業大市正處于轉型升級的窗口期。東莞要通過內聚外聯,提升企業發展的聯動水平,再引導企業成批次、有秩序地走出去,在全球范圍內延伸產業鏈條、整合資源,以保持原有優勢的同時,為發展以科技成果產業化為核心的總部基地,打造創新要素匯聚的創業天堂創造條件,全面打造東莞制造2.0強化版。


因此,為有效發揮東莞經濟現有的產業優勢、渠道優勢、資金優勢和規模優勢,東莞應當建立城市產業轉移發展基金,以政府搭臺、企業主導、全民參與的形式,與其他國家或地區合作建立集群化、企業間協同發展的產業園區,嫁接優勢,實現戰略發展空間轉換。


在生產成本上升、市場競爭模式轉變的條件下,主動適應全球經濟互動與產業轉移的格局,保持傳統制造業優勢,發展總部經濟,通過兩條腿走路,東莞經濟將突破傳統發展模式的瓶頸,并為建立新的經濟增長點爭取發展空間。東莞制造2.0強化版,既是傳統產業繼續保持競爭優勢的集約化、全球化發展的衍生版,也是總部經濟崛起的創新發展的踐行版。

                       

                              微信公眾號:“東莞經濟”dg136688


0
1

條評論

0/300
發布

最新評論

加載更多
马化腾在游戏里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