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騰籠才能巧換鳥:東莞企業需走出去

作者: admin 2016-09-21 09:17 來源:東莞經濟 “騰籠換鳥” 東莞產業

包括商協會、社團、智庫等在內的形形色色的社會組織,是社會經濟活動的重要參與者,在穩定社會經濟、彌補政府公共服務的不足等方面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

東莞經濟網訊  2008年以來,東莞推動“騰籠換鳥”已有8年。至今,產業轉型升級已走入深水區——當做大增量的空間越來越小,唯有主動淘汰落后產能,引導低層次產業走出去,騰出更多的土地和空間,才能培育和引進吃得少、產蛋多、飛得高的“俊鳥”。


搭上世界產業轉移的經濟快車


從全球經濟發展史來看,英國、美國、日本、中國依靠創新和制造能力先后扮演“世界工廠”的角色,這一轉變與大規模的國際產業轉移密不可分。


20世紀以來,世界范圍內的產業轉移先后經歷了四次大浪潮,每次浪潮的涌現均產生新的經濟增長點,成就世界經濟的“奇跡”。其中,首次全球性產業轉移發生在20世紀50年代,美國將以鋼鐵、紡織為主的傳統工業向日本、西德等國轉移,帶動了日本、德國經濟的復興和繁榮,“日本制造”、“德國制造”暢銷全球;


第二次發生在20世紀60—70年代,日本、前西德等國將勞動密集型產業向亞洲新興工業化發展中國家和地區轉移,促成了亞洲四小龍經濟崛起的奇跡;而第三次產業轉移發生在20世紀80年代后期,歐美、日本及亞洲四小龍將勞動密集型產業和低技術型產業進一步向發展中國家轉移。


正是把握住了第三次世界性產業轉移的機遇,中國珠三角州和長三角洲率先成為東亞區域產業轉移的主要承接者,嵌入到了全球的生產體系之中,實現了區域經濟的快速崛起,中國也因此一躍成為名副其實的“世界工廠”。


2008年金融危機過后,第四次產業轉移開始啟動并持續至今。只是在這輪浪潮中,中國的加工制造業成了受沖擊最嚴重的產業。加工制造業是我國實行改革開放尤其是加入WTO以來,承接國際產業轉移的一種主要生產產業。憑借自身的比較優勢和逐漸完善的投資環境,經過30多年的發展,中國加工制造業規模不斷擴大,已連續多年占據中國外貿進出口總值的“半壁江山”,成為中國外向型經濟發展不可或缺的重要支柱產業。


加工制造業的發展對增加就業,平衡外匯收支,促進生產技術進步,提高中國產品國際競爭力發揮了積極作用。但在金融危機所帶來的嚴重沖擊下,數以萬計的中小制造業企業由于人民幣升值,銀行緊縮等原因導致經營困難而宣告破產。這暴露出加工制造業在創新利用外資方式,優化利用外資結構,發揮利用外資在推動自主創新、產業升級、區域協調發展等方面存在諸多問題。


因此,在全球經濟放緩的大背景下,全球制造業重新布局對于中國產業轉型升級既是嚴峻的挑戰也是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近年來,中國東部沿海地區原有的大量制造業和服務業正在向中國內地和越南、柬埔寨等東南亞國家轉移,以尋求更突出的比較優勢,減輕成本壓力,從而保證企業生存和發展。


在“一帶一路”的發展戰略的推動下,一批具備跨國公司潛質的企業將浮出水面,并開始昂首走向國際市場。在新一輪產業格局洗牌下,中國必須借全球產業轉移之機,以在高端制造占據一席之地。


東莞產業轉移的喜與憂


改革開放之初,東莞仍是傳統農業縣,自有工業基礎十分薄弱。而此時,在成本上升的不斷擠壓下,香港繁盛了幾十年的本土出口加工業已是強弩之末,大批屬于勞動密集型的企業急需尋找境外生存的出路,一線之隔的廣東由于擁有毗鄰香港、文化同源的優勢成為首選之地。


此外,臺灣的電子和IT產業在相同背景下,開始向內地轉移,擁有地理優勢的東莞充分把握先機,緊緊抓住了國際制造業產業轉移歷史機遇,通過大力引進外來資金、技術,依靠以外源帶動、以勞務出口、以外延擴張為主的“東莞模式”實現了工業化進程的快速推進,并奠定了“東莞塞車,世界缺貨”的世界工廠地位,一舉將東莞從農業縣拉上現代城市的快車道。


如今,東莞的城市建設及城市經濟都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就。2015年,東莞外貿進出口突破1萬億元,增長4.2%,增速連續2年在全國外貿總額前五名城市中排名第一;“十二五”期間,東莞國內生產總值由2010年的4278.21億元,增加到2015年的6275.06億元,邁入千億美元“俱樂部”。在這30年的發展歷程中,東莞依賴其特有的外源型經濟模式,經濟總量得到巨大提升,成為我國沿海城市發展的典型代表。


然而,近年來東莞接連面臨“勞工荒”、“電荒”、“油荒” 、土地、勞動力、能源價格大幅上漲等壓力。同時,隨著人民幣升值,部分國家的貿易保護政策,許多外向型東莞企業的面臨嚴峻的經營壓力。


不少制造業企業逼近盈虧平衡點, 游走在“保盈利”還是“ 保市場”甚至“ 保生存”的邊緣。如2015上半年,臺資企業萬士達、聯勝關閉東莞工廠,諾基亞東莞工廠關停,為三星代工的萬人大廠東莞普光停產,均令人唏噓。可見,曾經吸引外商的資源和成本優勢的消失,嚴重影響了東莞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其根本癥結在于以往粗放型的增長方式及其帶來的不合理的產業結構。


如今,東莞正面臨著產業結構調整的巨大壓力。一方面,產業轉移的方向已經發生改變,中國經濟要從粗放型的要素驅動發展模式向創新驅動發展模式轉變,對于技術、人才、資金、環境等關鍵要素需求更高。


另一方面,東莞正處于產業轉型的陣痛期,大量制造業和服務業企業或倒閉,或向中國內地和越南、柬埔寨等周邊東南亞國家轉移以謀求成本優勢。外資撤離,候鳥北飛,外界對東莞唱衰聲一片。


然而,部分勞動密集型企業被淘汰或轉移是區域產業升級轉型的必然結果,唯有把逐漸喪失或已經喪失比較優勢的產業轉移出去,才有機會騰出更多的土地和空間優化市場配置,有發展潛力的企業不會因拓展空間不足而被迫外遷,而新技術、新產品甚至是新產業得以引進,將促進東莞整體制造業向全球生產鏈條的高層次發展,實現新的經濟飛躍。


轉移低端產業,打造高級“鳥籠”


從世界范圍看,每個地區的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必然會出現產業升級轉移的需求,主要表現為產業從發達區域向欠發達區域的轉移和擴散。東莞社會經濟要進一步騰飛,通過產業轉移為新興產業騰出發展空間是必由之路。


當前,國內市場發展潛力巨大,基礎設施日益改善,產業配套能力增強,市場經濟體制逐步完善和投資環境不斷改善,有利于進一步吸引跨國公司投資發展,東莞依舊是國際產業轉移的重點地區。


因此,東莞應抓住這一機遇,加快產業調整轉移步伐,把部分高能耗、高污染企業轉移出去,騰出土地等稀缺資源,進一步承接國際資本密集型產業與技術密集型產業的轉移。


加快傳統產業的改造升級,不斷提升制造業水平,繼續發揮原有高科技產業的競爭優勢,東莞將有力地促進高新技術產業的發展,推動高新技術產業從加工制造為主向自主研發制造延伸,實現高新技術產業和技術創新的跨越式發展。


不久前,東莞72家造紙廠關停淘汰530萬噸過剩造紙產能,目前僅留存下23家造紙廠。然而關停只是個開始,未來3年,水鄉片區將結合打造水鄉特色經濟區的契機,逐步轉移淘汰不符合環保要求的造紙、印染等企業,并鼓勵東莞企業落戶韶關。


與此相反的是,一篇《不要讓華為跑了》一文刷爆朋友圈,引起社會聚焦東莞產業轉型。東莞積極打造松山湖生態園,探索生態文明與創新驅動并行的發展道路,以宜居、宜商、宜創業重塑制造業的生存土壤,大力引進類似華為的高新技術企業。造紙廠的“走出去”與華為的“引進來”生動詮釋了東莞產業格局的變革。


產業的轉移升級并不是把喪失競爭優勢的傳統制造業粗暴地向外轉移。對外開放以來,東莞外向型經濟的發展模式,造就了產業相對集中、產供銷一體化、營銷網絡覆蓋面廣、以鎮級經濟實體為單元的“專業鎮經濟”,一鎮一特色,如虎門的服裝、厚街的鞋業、長安的五金與電子等。


東莞在各鎮區已經形成了較為強大的產業集群,同時,單個企業不一定有動力及能力獨自向外轉移。因此,大中小微企業可嘗試抱團發展,上下游產業鏈條協作提升,才能推動整個產業鏈向中高端邁進。如此,產業轉移就不再是一個個企業獨自倉皇出逃,而是成批次、有節奏地進行產業鏈配套的轉移,有序地延長了東莞勞動密集型產業的生命周期。

                                                 

                         微信公眾號:“東莞經濟”dg136688




0
0

條評論

0/300
發布

最新評論

加載更多
马化腾在游戏里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