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級換代:政府應如何主導產業發展?

作者: 郭巖華 2016-07-08 12:01 來源:東莞經濟 高科技 騰籠換鳥

從 2001年加入WTO開始,中國貿易出口呈跳躍性增長,貿易贏余逐年增加,至今擁有世界上最多的外匯儲備。正是10多年來的經濟突飛猛進發展,才奠定今天中國在全球經濟中的輝煌成就。

       東莞經濟網訊  各地政府仍不斷出現強制清理“落后產能”現象,許多官員和學者以為:科技含量較少 、 人力密集型企業就是“落后產業”,要完成產業的升級換代,必須強制關閉。這直接導致或加劇企業倒閉、工人失業、產品短缺、價格暴漲等現象。


       實上,廣東等地強制實施的“騰籠換鳥”,趕走了政府胡亂界定的“老鳥”,卻沒迎來他們幻想的“新鳥”,造成大量資源浪費,企業倒閉,人口失業。與此同時,很多“專家學者”仍在宣揚“人力密集企業就是落后產能”謬論,這在現代經濟學上,簡直匪夷所思。

       當年,國家領導人在美國貿易代表來華時,做出了正確的“世紀決斷”。事實表明:中國加入WTO及應用“比較優勢”戰略,選對了適合自己發展的經濟模式,不僅最大限度地實現了“人口就業”,還把弱點變成優點,創造了經濟奇跡。從2001年加入WTO開始,中國貿易出口呈跳躍性增長,貿易贏余逐年增加,至今擁有世界上最多的外匯儲備。正是10多年來的經濟突飛猛進發展,才奠定今天中國在全球經濟上的輝煌成就。


       控制排放污染:應對所有企業一視同國務院發文要“強制關閉”的能耗高、污染重的落后產能,并非一定就是低機械化、人力密集企業;那些機械化、高科技企業,一樣也存在能耗高、污染重的產能,特別是一些有化學品、重金屬污染與排放的“高科技”企業,比一般企業更嚴重。所以,控制排放與污染,應對所有產業一視同仁,統一標準,嚴格執法。只要排放和污染超標,該關的企業必須關,該改的產業必須改。但那應與各地胡亂劃定的“落后產能”無關。


       至于哪些企業屬于高能耗,應屬于市場經濟和企業成本決定的范疇。一個企業的高能耗,必然導致高成本,在市場競爭中會被自然淘汰,不應由政府胡亂選擇,強制關閉。那樣,只會制造更大的經濟成本,浪費資源。在世界經濟學上,古今中外的經濟模式,從來沒有由政府認定哪些是“落后企業”,強制關閉的成功范例。


       綠色能源和節能產業,無疑是中國可持續發展的未來產業。但政府只能從優惠政策,減免稅收,金融輔貼等大環境方面,進行“宏觀誘導”,而不應越俎代庖,胡亂插手,強制關閉任何正常企業。


       促進中國產業的升級換代,應依賴于整體社會的教育、科技水平的不斷提升,而不是急功近利,意圖一厥而就。只有不斷普及和提高整個民族的教育水準,培育足夠的科技精英,才是產業升級換代的根本動力。絕不能以行政手段,關閉那些“落后產能”。


       哪些企業屬于“落后產能”?


       中國不能以是否由手工作業,是否人力密集型,作為判斷落后或先進企業的標準。誰是“落后產能”只有市場知道,也只能通過市場和競爭裁決。只要不違反法律,哪些企業能合法賺錢,能在市場上生存,哪些企業或產能就是先進的。


       實際上,先進國家的很多名牌產品,如法國意大利的皮件,德國的汽車,甚至日本的食品,都在標榜“手工制作”。反而那些很多領域的精密機器產品,被視為粗制濫造,或廉價產品,只有手工制作才特別精美,并因此價格昂貴。


       與世界絕大多數發達國家相比,中國人力成本仍然低廉,這種人力資源上的“比較優勢”,今后一個世紀內,都會持續下去。這是現階段中國可持續發展的基本動力,是我們的寶貴財富。目前,正是中國發揮自己“比較優勢”的大好時機,中國不應拋棄自己的現有優勢,舍近求遠,以自己的“相對劣勢”去競爭外國的既有“絕對優勢”。


       目前中國經濟目標應是持續發揮中國的現有優勢,才能從根本上提高人均收入;只有持續發展,改善經濟結構;只有維持穩定,才有足夠的資源和時間普及和提高教育與科技水平,才有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完成中國的啟蒙教育和基礎建設;只有徹底提高國民素質,才能逐步實現中國產業的升級和換代,才能形成中國經濟的良性循環。

西方的“絕對優勢”也有弱點


       2000年后,西方興起的創新經濟,依賴高科技和密集資金,在世界經濟競爭中,擁有其絕對優勢,或獨立優勢。但在今天經濟全球化中,并不一定能與中國這樣的發展中國家相競爭——如果中國采取適合自己的發展戰略的話。


       中國是人口大國,人口眾多是中國目前和今后一個世紀的基本特點。很多人以為“人口太多”是中國的弱點,是中國貧困落后的原因――這其實是嚴重的誤解,我始終認為:


       第一、人口多就意味著人力資源豐富,這正是經濟成長的主要因素之一。人才(技術)、資源和資金,是經濟發展缺一不可的驅動力。擁有充裕的人力資源正是中國、印度、巴西等國家的比較優勢所在。目前,除美國外,世界先進國家或地區,人口都在委縮日本、西歐、俄羅斯及中國臺灣,由于人口持續下降,不可避免地發生經濟學上的共生效應:人口減少、需求降低、經濟萎縮。


       第二、人力資源豐富也就意味著企業和產品的成本低廉,有利于企業進行大規模生產,從而使產品在國際市場上,形成強大競爭優勢,尤其是相對于西方的高人力成本而言。中國近年來的經濟高速發展,外貿所向披靡,國家財富急劇增長,主要就是人力密集產業的汗馬功勞。如果拋開市場規律,盲目發展高檔產品,或提高產品價格,只會像現在的西方那樣,失去市場,人口失業率不斷攀升。


       第三、西方資金密集型企業,其高投入和高人力成本,也會造成高風險。使其除了依賴“不斷創新”獲得高利潤外,其他產品沒有競爭力。而其高科技一旦停滯落后,或資金密集產業轉為金融投機,或高科技產業也被人攆上,就意味著全盤皆輸,這正是目前西方產業的致命弱點。


       印度致力于“高科技”的戰略失誤


       國內很多官員和學者非常推崇《世界是平的》這本美國“未來學者”的著作,以為印度致力于發展軟體,服務及醫藥等是代表了世界未來的“高科技產業”,中國的多數產業是“落后產業”,必將被淘汰云云。


       印度發展“高科技”當然沒問題,但從印度國情來看,不顧其10億人沒有充分就業和普及基本教育的現實,卻致力于只能提供少數人就業的所謂“高科技”,正是其致命戰略錯誤。至今,印度占比30%高科技的出口制造業,僅僅提供了600萬人就業機會,而中國的出口產業卻提供了1.2億人工作,是印度的20倍。印度大量的人口資源沒有像中國那樣加入世界經濟競爭,轉化為人口紅利,而是被閑置在農村和城市貧民窟里,白白浪費了。


       正是這個戰略差異,導致兩國截然不同的國情:目前,印度只有30%的人口,即三億人實現了城市化,而中國卻有將近一半,即六億人實現了城市化;按照聯合國的標準,印度有45%的兒童“營養不良”,而中國只有7%;印度生活在貧困線以下的人口有2.5億之多,而中國只剩幾千萬。


       即使印度推崇的所謂的“高科技”,也無法真正與西方先進國家相競爭,它并不具備獨立創新與研發優勢,只是為先進國家提供軟體代工和電話客戶服務而已,被西方形象地稱為“科技傭人”。印度自稱要成為“世界辦公室”,實際上卻成了西方的“傭人房”。


       相對于中國,這些年來作為“世界工廠”迅速形成,使中國的實體經濟蓬勃發展,高、中、低級產業以不同層次全面展開。不僅發揮了中國的固有的比較優勢,也在高科技產業與先進國家形成競爭,并創造了中國30多年的經濟奇跡--中國更應珍惜自己的獨特優勢和正確的戰略選擇。


       揚長避短:發揮中國的“比較優勢”


       中國目前最現實的戰略選擇,是腳踏實地,把自己現有國情變成“獨特優勢”:最大限度地實現“人口就業”。只要人均產值提高一點點,GDP就會產生巨大的累積效應,表現為總量驚人的綜合國力,并由此使人均所得逐漸提高。


       目前和將來,中國仍應發揮自己的“比較優勢”,與先進國家的“絕對優勢”競爭,實現中國的效益最大化及現實目標,而不是盲目模仿外國模式。


       中國目前現成的“比較優勢”就是低成本、高素質的“人力資源”,而不是西方高科技、資金密集企業。我們應立足現實把弱點變成優點,以“不對稱”競爭對付西方的弱點。否則,拋棄自己的國情,盲目模仿西方的資金或技術密集型經濟,以自己的弱點對別人的優點,無異于以卵擊石。即使部分高精人口找到工作,那么多現有的低素質農村人口怎么辦?


       中國決不應邯鄲學步,拋開自己現成優勢,舍近求遠,追求別人的固有優勢。那些不斷出臺的盲目限制,投資經營“低人力成本”及“勞動集約型”生產基地的韓國、香港地區以及臺灣地區的企業,實際就是鼠目寸光,極不自信,不知道自己的優勢,也不了解西方的弱勢。


       中國應立即取消那些限制“低人力成本”及“勞動集約型”企業的政策,更不能隨意強制淘汰“落后產能”。應根據國情,在不同階段采用適合自己的不同發展戰略,切實做好“高新科技”的教育和基礎,從長計議中國產業的“升級換代”,而不是“急功近利、拔苗助長的“騰籠換鳥”。只有騎著馬才能找馬,而不是步行、甚至光腳找馬。


       全面普及和提高教育及科技


       當然,這并不是說中國不需要高科技產業――這正是為什么我們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斷強調:必須徹底普及高中義務教育,提升大學教育質量,全面提高國民素質。如果我們的下一代工人都沒上過高中,如何進行高科技的升級換代?但即使中國全力以赴提升教育,發展高科技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那需要長期建設和軟硬件積累,需要民主法治、廉潔政府,知識產權保護,科技創新機制等等,才能逐漸形成自己“絕對優勢”。但那是未來的,而不是中國的現有優勢。


       中外高科技的巨大差距,不是靠一兩句虛無縹緲的口號就可改變。必須是一個長期努力、逐步發展的過程。


在“絕對優勢”實現之前,應是腳踏實地發揮現有基礎和優勢,利用“后發型超越戰略”的優勢。但絕不是“邯鄲學步”或“東施效顰”,拋棄自己現成的優勢,盲目模仿別人才有的優勢。那樣的結果將會兩頭皆空。


       市場決定:哪些企業屬于“落后產能”


       中國龐大的人口基數,在今后100年內不會有根本性的改變。人為地控制人口不僅制約民族和社會發展,更會傷害經濟。這就決定了,即使中國將來在中、高科技領域也有了部分絕對優勢,人力密集產業(包括高科技企業)也將是中國整體上的優勢所在。


       從市場經濟學看,一個產業或企業是否“高科技”,與“人力密集”與否沒有直接、必然關系。人力密集型企業不一定就不是高附加值、高利潤或高科技企業;而資金密集企業也不一定就是高附加值、高利潤或高科技企業--這完全取決于市場和經營管理,取決于人的聰明才智。


       例如,中國的深圳的“富士康”公司,它是人力密集企業,同時也是先進的電子產業。你能因此就確定它是“夕陽產業”?從市場經濟學看,由政府限制具體產業或產品,本身就十分錯誤。你怎么確定哪些企業有前途呢?哪些產品有競爭力呢?這些該由市場和競爭決定。


       原則上只要沒有排放和污染環?;蜻`反法律,哪些產品暢銷,哪些企業賺錢,哪些企業就適合產業發展,哪些企業就有前途。即使在當今西方,也從沒人為地限制、歧視哪類企業或產業。


       一個國家的基本國情,決定經濟發展形態。企業怎樣經營,應由市場這只“看不見的手”決定;市場對企業“利潤驅駛”,也會使企業“自我制約”;哪些企業適應國內和國外市場,哪些企業才會生存發展,那些不能適應市場的企業,會被自然淘汰出局,移往內陸或海外。決定這些企業性質的,是人力資源、科技水平、市場競爭和社會環境等一系列的綜合因素。


       政府所做的只能是“宏觀誘導”,那只“看得見的手”的著力點,短期的是建設基礎設施,優惠政策、減免稅收、金融扶植等,長期的是普及和提高教育與科技。政府的主要職責是環保、醫療、治安、法律、社會福利和生存保障等公共服務。而不是由一些偏見及外行學者過度干涉對市場和經濟的具體運行。


       培育內需市場


       中國缺乏具有國際視野及宏觀戰略人才,導致不斷出臺類似“限制投資經營低人力成本”及淘汰“勞動密集型”企業等愚蠢政策,實際上他們不知道自己的優勢,也不了解西方的弱勢。


       近年來,類似的戰略失誤,使偌大的中國的多種優勢沒有充分利用:中國完全可以具有強弱通吃的“多層次架構”。低端、中端、高端產業齊頭并進,形成具有全球性的集成規模的競爭動能,實在不必采用“削足適履”式的人為限制哪些“落后企業”。


       從地理和人文體系的基礎國體建制而言,中國的多元性、多變性、大規模的特征,注定了中國可以發展點線面、全方位立體經濟模式,形成“國中之國”經濟特區和經濟競爭,及中國特色的多層面經濟體制。


       中國的戰略定位值得反思,即使廣東的低端產能需要轉移到江西、湖南、四川去,也要由市場推動,競爭促成,才符合經濟效率的最大化。政府對市場經濟和競爭企業的任何強制性的越俎代包,都是過激的。


       所以中國要想保持持續發展,就必須提高內需,最終還得面向自己內部,這就必須發展民生,培育自己的消費市場。因此,以投資拉動就業和消費的政府主導經濟,對中國非常有用、有利。這包含合理提高勞動力價格,平衡收入分配,發展和培育內部市場等。中國發展戰略應該是高低端通吃,培養并依賴自己的消費市場,使中國既能出口賺錢,又能自成一個世界。


       但無論內需還是外向型經濟,這里的關鍵是政府繼續發展人力密集型等“落后產業”,同時加強教育投資,提升人口素質,對高科技產業進行政策扶植,宏觀誘導。隨著市場驅使和競爭主導的產業升級,中國產業實現科技化、現代化的更新換代,只是時間問題。

東莞經濟官方微信公眾號:dg136688

0
0

相關資訊

國務院全面部署做大消費“蛋糕”
去年全國企業科研投入首超1萬億元
東莞設立創新創業種子基金 歡迎好項目申請
東莞年度五大評選本周五第一輪票選結束
守著金山的“乞丐”
五鑫程昌:跟隨永遠沒有出路
農貿批發市場走出一家上市企業
電影《香港大營救》東莞發布會成功舉行
“機器換人”解放生產力
中國經濟的未來在哪里?
東莞又拿下一國字號試點 ,全國僅兩個地級市獲批
呂業升:繼續向改革創新要紅利 開創東莞發展新局面
東莞打出組合拳 助力“質量強市”
2016世界莞商大會五大亮點 體驗東莞新高度
東莞綠色供應鏈環境管理工作將試點“4+1”個行業
2016塘廈高博會,展位已預訂近七成
東莞全國雙擁模范城“八連冠”揭牌
東莞32個鎮街新一屆黨委領導班子產生
東莞為創新驅動企業減免稅31億 提供定向納稅服務
2016萬眾創業東莞千人盛典10月15日開啟
主動融入深港澳創新圈是東莞的必然選擇
世界莞商聯合會首次換屆:莫浩棠卸任會長尹洪衛接棒
呂業升:努力在更高起點上實現更高水平發展
梁維東:堅定企業信心 扎根在莞發展
2016臺博會首次“上網” 將開設京東“東莞館”
世界莞商迎來新領路人 ,嘗試以資本撬動東莞新興產業
莞港合作邁入發展快車道,吸引更多港澳臺青年來莞創業
梁維東:讓外地人了解“東莞游”愿意“東莞游”
如何看待經濟下行和進出口疲軟?
優勢嫁接,空間轉換
東莞企業在非開辦企業7家 投資總額達1.05億美元
東莞力爭到2020年建成科技四眾平臺不少于30個
朱小丹調研東莞:高標準加快推進項目規劃建設
呂業升:以良好的改革成效推動更高水平發展
民盈山國貿中心智慧城將成國際化一站式商業中心
突破界線聯動發展 “擴容版”松山湖呼之欲出
加快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 看市委書記的“八大破解”
東莞探索造紙產業升級 與環境融合更和諧發展
東莞模具產業創新鏈疊加 搶占價值鏈高端
電商在莞遇“最好時光” 將舉辦11場培訓活動
智能硬件創新創業大賽在龍崗天安數碼城舉行
莞企欲做移動互聯網入口領跑者
東莞各鎮街古祠“變身”展現新活力
以后東莞人又多一個休閑去處!
展會提前看,中國移動終端產業生態鏈蔚然成形
回顧|“融合創新,倍增發展”科技創新論壇
助力抗疫,百利在行動!
中國企業與谷歌之間,相距多少個阿爾法狗?

條評論

0/300
發布

最新評論

加載更多
马化腾在游戏里赚钱吗 怎么看股票短线 免费捉鸡麻将游戏下载 手机棋牌游戏? 一码一肖 麻将二八杠都是什么牌 顶呱刮好运8中奖图片 最好的短线炒股平台 手机填大坑游戏平台代理 捕鱼不用联网单机游戏 明星麻将三缺一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