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莞要讓音樂劇表達城市與產業本身

作者: 滿新穎 2016-07-07 17:04 來源:東莞經濟 東莞 音樂劇 周漢標

東莞在音樂劇文化發展整體的節奏和布局上咬合得很緊湊,是一篇地方文化史上的大文章,相對以往任何一個歷史時期都更為踏實。從已有的成績上看,中國當代文化發展中的“東莞音樂劇現象”值得學界、藝術界進行深刻考察和認真研究。

      東莞經濟網訊  當前我國的音樂劇仍處于歷史上最好的發展機遇期,特別是“十八大”雷厲風行地剎住了奢靡浮華已久的大歌舞晚會之風后,音樂劇獲得了相對以往更充分的社會支持度。各地都在風起云涌地涉足這一領地,一些邊遠地區也不遺余力地攀著大都市奮起直追,不甘示弱。


      最近幾年“莞產音樂劇”異軍突起,其水平和影響力早在三四年前就引起了全國乃至很多音樂劇發達國家同行的充分關注,并開始務實的合作與交流。東莞在音樂劇文化發展整體的節奏和布局上咬合得很緊湊,是一篇地方文化史上的大文章,相對以往任何一個歷史時期都更為踏實。從已有的成績上看,中國當代文化發展中的“東莞音樂劇現象”值得學界、藝術界進行深刻考察和認真研究。


      音樂劇有益于文化現代化進程


      中國接觸音樂劇并展開這方面創作探索的歷史是很久遠的。民國時期的上海作曲家陳歌辛和在華的俄羅斯猶太作曲家阿隆·阿甫夏洛穆夫等人早在1935年到1946年的10多年中就曾進軍該領域。不過,窘于歷史條件的限制,后期的歷史教科書和歷史研究者因為各種原因而讓后人少有關注的機會。歷史告訴我們,我們的前人早就意識到了音樂劇這個藝術形式的到來將有益于中國的文化現代化進程。


      從本質上看,音樂劇是對歌劇的表演和創作逐漸走向僵化而不能適應民主化時代、擁抱市民文化的有效補充和良性繼替??梢哉f,音樂劇相對歌劇更好地表現了開放型的國民文化心態,更好地呈現了藝術家擁抱時代的熱烈情懷和個體擔當,它在中國方興未艾的發展恰好折射出了我們當今的經濟發展和精神文化需求正在同步于整個世界的發展節拍。


      從開放性文化的內在環境層面上說,中國音樂劇正處于歷史上最好的歷史發展軌道中。在這方面,我們不能像部分只看歐美音樂劇成就的學者和評論家所悲觀地給出的結論那樣,認為歌劇和音樂劇在西方都已經進入了黃昏時節,步其后塵是可笑的。我們應該看到,我們的文化現代化進程與西方相比較是錯位的,但也是同步發展的,不能“望峰息心”地把別人已有的成就當成終結或最終的高潮點來看。那樣,我們就只能坐失良機,或者給西方文化的現有成就充當文化傳播的雇傭軍或陪襯人的角色,是沒出息的。


      中國音樂劇“中國造”


      就目前中國原創音樂劇在國內文化格局中所引起的社會反映和藝術特色上看,我們的音樂劇藝術從業者比以往任何前輩都更充滿自信;這種自信,表現在作品與社會的高度適應性和引領能力上。如果說2009年之前我們的音樂劇還處在劇本相對較弱而表演隊伍相對較好的反差層面上,那么,當下我們的音樂劇編劇能力和音樂劇表演能力都開始相對走向默契了。其中,莞產音樂劇《鋼的琴》、《媽媽再愛我一次》、《王二的長征》、《聶小倩與寧采臣》都是代表作。


      我們要清楚的是,絕對不能把西方的音樂劇單方面地夸大到無以復加的程度,而對本土的音樂劇創作嗤之以鼻,甚至不屑一顧。即便把西方最優秀的經典音樂劇藝術家請來為中國量身定制,或將他們已有的技藝拿來,也會發現問題無法迎刃而解。在這方面,東莞和國內部分文化發達的城市也做過相應的試驗,早就證明此路不通。
為何如此?一國音樂戲劇完全由其母語藝術家用其本土本身具有的內在文化行為進行當代性的表達與創作,文化他者誰都無法替代這個角色,因為這不是器物層面的造槍炮和汽車輪船。


      因此,中國音樂劇大有前途,它的進步還需要中國人自己去探索,中國當代文化人應該具有俯瞰世界的良好的藝術眼光和文化戰略遠見。我覺得,未來幾年,中國音樂劇一定能有足夠的分量和長足的能力走向國內民眾,走向世界更多國家的舞臺。這需要我們真正認認真真地沉下心來創作好的音樂劇。


      目前,國內音樂劇主要的問題還是作品質量不夠好,多數作品并不像外國經典作品那樣是精益求精后的呈現,而是首演或第二輪修改后的重復上演。淺嘗輒止是我們走向文化現代化的長期弊端。同時,市場運作的先期策劃、調研和票房的推廣工作也未必能像歐美音樂推廣團隊那樣,科學合理地預測和調整出適應中國觀眾文化消費習慣的方案。作品、運作的專業化程度等方面都存在問題。


      敢想實干 堅持只為贏


      2007年3月,東莞提出計劃用20年時間打造“音樂劇之都”的口號,我是心存有顧慮的。即便國際性大都市上海,或如今的北京和香港,喊這個口號都很可能給人很“二”的印象,更別說是二線城市的東莞。


      一座城市能否成為中國音樂劇的創作和演出高地,歸根結蒂是要看出作品的質量和文化影響力。求真務實而低調的東莞人,敢于很“二”地打這個旗號,目的是為了吹響這個城市的文化集結號,向全國全世界的音樂劇同行和那些勇于追夢的人發出隆重的邀請:第一,她要拿出各種條件搭建平臺,讓大家圓音樂劇創作之夢;第二,為這個沒有多少現代藝術聚合力的城市給出一個明確的文化定位。


      在東莞文廣新局負責藝術管理工作的周漢標參與制定了東莞發展音樂劇的規劃。他把音樂劇文化看做后工業時代的產物,認為音樂劇之所以能在美國興起,是因為有制造業作為物質基礎,這與東莞提出發展音樂劇時的情況類似。此外,東莞經濟正處于轉型時期,越來越多的企業要投資文化創意產業,這樣的機會很有可能給音樂劇帶來了發展機遇。


      不到10年,包括我在內的大多數音樂劇創研人和評論家都不得不承認,東莞這些年的音樂劇作品的成績和廣泛影響力是高踞國內其他城市之上的。因此,如果東莞當時沒有勇敢地喊出打造“音樂劇之都”這個口號,那是不太可能有今天的這份成就的。


      細心“筑巢引鳳” 讓原創音樂劇自由成長


      這些年,我不僅在東莞,還多次到青島、北京、福州、廣州和武漢等地跟蹤考察莞產音樂劇在全國多地演出的反響。我發現東莞文廣新局乃至整個政府系統的公務員們在對待莞產音樂劇的具體支持措施方面非常到位。


      他們不僅細致地重現有的音樂劇硬件設施,而且政府還與一些經濟和文化基礎較好的鎮街對接,讓對接單位一一為來自國內甚至世界各地的音樂劇藝術家處理各種生活和事業發展之憂,同時盡力為音樂劇創作牽線搭橋,這被稱為一種“筑巢引鳳”的文化戰略。沒有這種胸懷,而只有保守的地方保護或圍著原有的鍋臺打轉轉,是不可能有開闊的胸懷和視野的,更不可能有今天的各種榮譽和關注度。


      東莞不僅在經濟上對音樂劇文化有了彈性的可控的資金扶持、匹配措施和各種形式與層次的獎勵制度,還采取了與國際強勢創作團隊進行深度接軌的運作模式,這為本地原創音樂劇的推廣構建了高標準的國際化平臺。


      東莞音樂劇產業發展的創新和特色給我一個非常強烈的感受是,能夠切實地保證原創音樂劇的發育。起始資金的保證和藝術家的大量情感投入是長期制約我國音樂劇發展的一個瓶頸。東莞對音樂劇創作給予充分支持的同時,還給予了主創劇團和藝術家充分的創作自由,為原創音樂劇營造了良好的成長環境。


      官本位意識和市場化的兩難往往使好的音樂劇胎死腹中,而東莞音樂劇既從源頭上保證了圍繞藝術規律運轉,給藝術家充分的創作自由,同時又把這種共同呵護的作品引入了良性的傳播軌道。


      產業化:好作品是基礎 成熟的運行機制是關鍵


      好的作品會讓人稱稱樂道,差的作品沒有市場。在這里,必須糾正一個錯誤的認識:無論歌劇還是音樂劇都不是什么高雅的藝術,而是大眾文化的藝術,西方從進入浪漫主義藝術時代之后就是如此。一切故作高雅、捏腔拿調的,又不把時代觀眾當審美主流的藝術家,其作品并不見得能夠流芳百世。而那些真正滌蕩時代人心靈又能成為時代鏡像的音樂劇才能成為歷史的經典。音樂劇相對于歌劇整體而言更具有時代感和親民性、批判力和時尚性元素。


      音樂劇的產業化問題是個借用的概念,而這個概念多屬于工業化生產。而“化”的前提大家都很清楚,那就是要形成整個社會普遍承認和接受的規模程度的過程。它要有質的規定性和量的目標性。沒形成一定量的集合就不能實現質的飛躍,而要想把這種當代文化中的一個門類作為載體真正推動發展成為我國國民經濟中的重要組成部分,絕對不是一個人云亦云的工業性訴求,而是普遍的人文發展訴求。


      因為藝術研究的是人心和精神狀態,不是對物質占有和索取。本土原創音樂劇的市場化和產業化是擺在我國乃至整個亞洲國家面前的一個重大課題。我認為西方音樂劇在此不是我們這里要談的對象,但我們從業者必須要切實地研究他們在這兩個相輔相成的面上所取得的一切既有成就。


      音樂劇市場化和產業化看似一個突出的現實問題,但本質還是一個文化消費能力、全民文化素養和審美自覺能力相關的一個根本性文化命題。在上世紀80年代之前,我國文化中各種藝術載體都沒有形成市場化和產業化的完整的鏈條,我們與西方文化強國在這個方面的差距是很大的。在文化多元化思潮和全球經濟一體化的今天,沒有強有力的一系列好作品的出現,無法形成市場化,更不可能形成產業化。


      這類作品產生的關鍵是運行機制的高度成熟,是與人民大眾的審美相適應的結果,是一種良性循環。這就要求東莞的文化部門主管領導和主創團隊在創作的認識上要始終裝著人民,有著前瞻性而精益求精的主人翁創業精神,要補足音樂劇運作的基本理念,敢于大膽實踐,培植中堅人才,同時還要進一步發育市場基礎,提高市民的人文素質和觀賞水平。在這些方面,我們對題材的選擇可能還過于保守,對生活、現實和人民的作品還靠不夠近,應該是從生活中淬煉出的,而不是貼上去的。


      而面對這一切,目前還都是處于“摸著石頭過河”的狀態。以李盾為代表的松雷集團今年剛剛開始全國巡演的《啊,鼓嶺》就是這樣一部讓我們更為清楚地看到他在創作伊始就是追求市場化空間和產業化可能的作品。我從他們目前運作的輪廓中就感覺到,東莞人打音樂劇品牌戰的這種博大眼界和溝通能力。而《媽媽再愛我一次》也已經呈現出了較為客觀的市場化態勢。推進市場化和產業化要靠一批質量較高的作品。這個問題不是一兩句話就可以談清楚的。


      注重“推陳出新” 提高文化自信


      對于東莞音樂劇接下來如何發展,我談一些不是很成熟的想法。


      第一,我認為音樂劇作為文化消費只有在東莞蔚然成風,即成為消費習慣,才能長期地聚合人氣,形成共識,這是專業化、產業化的社會基礎。在這個問題上,包括社會文化消費的引導、社區文娛活動和各級學校的文藝教育都要跟上。政府和社會各階層都要有遠見地培植各個社會團體進行各種形式的歌舞劇、音樂劇創作,吸納全國各地的音樂劇人和愛好者與東莞聯袂,發揮自己的經濟資源優勢,打好版權牌。有大量無人可及的優秀作品版權在手,東莞就能立于不敗之地,任何地方上演,無非還是東莞做東家。這方面的嘗試已經有了,還應該做強。


      第二,歷史上一切經典音樂劇都是千錘百煉的產物,都凝聚著所有參與者甚至專業評論和社會觀眾的智慧與真知灼見。過去的近十年中,東莞早就積累了大量的原創作品,這些作品在第一輪演出后好評如潮,但匪夷所思的是絕大部分處于“馬放南山、刀槍入庫”的休眠狀態,比如即便在全國引起強烈反響的《鋼的琴》、《王二的長征》好評如潮,可觀


      眾們至今都還沒有機會看到新版或修改版的作品再次全國巡演,這不能不說是一大遺憾。如果說此前賺了吆喝,現在就要賺錢,不進一步完善將前功盡棄,這才是我們要真正理解的“推陳出新”。


      另外,兩年一度的東莞音樂劇節,不僅要為全國乃至全世界提供“非營利性”創作的試驗田,還要發掘出底子好成色高的作品,與這些外地的作品簽署聯合制作、再創作或市場化運作的協議并付諸實施很重要,不僅要搭臺子唱戲,還要買戲,合謀,發展自己。對于市場反響較好但問題較為明顯的戲,要盡快回爐加工,加大鍛造力度,盡善盡美、不厭其煩地集中全國乃至全世界高人的智慧進行修改。如果只滿足于獲獎和政績工程,那已經是前幾年的事了,是難以獲得長足進步的。不愿意在這方面追加投入,只會讓人們看到曇花一現、到處開窗不見天的窘境。


      第三,東莞的旅游業并不發達,能讓人留下多待幾天享受音樂劇也只能兩年一度地參加那里持續一個月左右的東莞國際音樂劇節。東莞可以考慮長期舉辦不同年齡層次人群的全國性音樂劇主題夏令營和冬令營,并把教育和創意、創作協同起來推動文化自身的發展。這可能是一個把現有的各種文化資源和旅游資源進行有效整合的有效方法。


      第四,東莞音樂劇有了好的作品后還要敢于到外地駐場,敢于開拓國內市場,而不是坐在家里等人上門。這或許是20年以后的事情,但有了全國一盤棋的考慮,我覺得才真正算是打好了莞產音樂劇這副牌。(責任編輯:黃華)


      作者簡介:

      滿新穎,著名音樂戲劇評論家,南京藝術學院副教授、研究生導師,中國音樂劇協會理事。


微信公眾號:“東莞經濟”dg136688



0
1

相關資訊

首屆廣東智博會在莞開幕
東莞擬出臺特色人才特殊政策實施辦法
解讀東莞史上最嚴公積金提取政策
東莞攜手騰訊借“互聯網+”打造智慧城市
【重磅推薦】創業天堂,東莞名片
東莞2015年政府債務限額為619.87億元
博商東莞同學會成立6周年 會員企業超過1600
解碼東莞新型城鎮化建設,資金從哪里來?
“互聯網+”將使東莞避免中等收入陷阱
2016東莞首屆民營醫療行業三大評選正式拉開帷幕
東莞:兒科醫生壓力大 盼薪酬改革傾斜
東莞大醫院試點雙向轉診 引導患者在社區看病
關于嚴禁惡意刷票行為的重要公告
網友的愛如潮水,“三大評選”總投數攻破百萬大關
饅頭vs泡菜:透析中韓音樂劇的產業化之路
實體產業與文化藝術之間的 哺育與反哺
下一個出口:東莞音樂劇市場化的破與立
東莞音樂劇應如何“扭虧為盈”?
音樂劇讓東莞更自信
如果沒了品質,東莞還剩什么?
弘揚工匠精神 禮贊東莞質造——三大評選正式上線
2016年度東莞“工匠精神”系列評選結果今日出爐
2016世界莞商大會五大亮點 體驗東莞新高度
東莞綠色供應鏈環境管理工作將試點“4+1”個行業
馮興元:不能站在東莞看東莞,要注重區域營銷
東莞設立首個國際化產業投資基金
世界莞商迎來新領路人 ,嘗試以資本撬動東莞新興產業
人才爭奪之“戰”
走出去要注重協同營銷
莞企欲做移動互聯網入口領跑者
勵志功夫喜劇片《少年英雄》在莞殺青
百位倍增大咖頭腦風暴,立體式倍增圖譜解碼倍增奧秘
展會提前看,中國移動終端產業生態鏈蔚然成形
2018中國(東莞)移動終端產業高峰論壇盛大開幕
饅頭vs泡菜:透析中韓音樂劇的產業化之路
實體產業與文化藝術之間的 哺育與反哺
下一個出口:東莞音樂劇市場化的破與立
東莞音樂劇應如何“扭虧為盈”?
音樂劇讓東莞更自信
音樂劇讓東莞更自信

條評論

0/300
發布

最新評論

加載更多
马化腾在游戏里赚钱吗 在家挣钱的兼职工作 连码三全中准料 证券投资基金配套习 成都麻将血战到底攻略 腾讯分分彩定位胆软件 英超积分榜 捉鸡麻将技巧顺口溜 2020年年香港今晚开奖结果 湖南麻将公式 喜乐彩的走势图